-

“等晴晴他們過來後再商量。”

歐陽煜攬上她的腰肢,帶著她往屋裡而回,“行,你想帶些什麼出門,跟我說,我現在幫你收拾好,等會兒你們商量好去哪裡了,就可以直接出門,不用浪費時間收拾。”

楊希偏頭看他,“歐陽,你真的是越來越體貼。”

“我一向都很體貼。”

楊希笑,也是,他一向都很體貼。

“小東西乖嗎?”

“現在還是挺乖的。”

已經有了胎動,不過還不是很明顯,再過一段時間,小傢夥就會很活躍的了。

回到屋裡,拉楊希在沙發上坐下,歐陽煜習慣性地把臉貼到楊希的肚子上,柔聲說道:“寶寶,是爸爸。”

楊希垂眸看著他,嘴角噙著笑,覺得特彆的幸福。

卻不知道她的婆婆一出門,就遇到了一個大家都暫時還不會想到的人,趙舒。

趙舒穿著一身很普通的衣服,以前長長的頭髮被剪成了短碎髮,由於冇有化妝,她整個人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要老。

看到彆墅的大門打開,有車輛從裡麵出來,趙舒忙避到一邊去,低垂著頭,都不敢看出來的人是誰。

葉琳要不是看著她長大的,又曾經把她當成兒媳婦來看待,都差點認不出她來。

“司機,停車。”

葉琳認出是趙舒後,連忙叫司機停車。

她按下車窗,趙舒纔看到是她。

兩個人視線對上。

趙舒怔怔地看著葉琳,慢慢地,兩行淚從她的臉上滑落。

葉琳下了車。

快步地走到趙舒的麵前,不敢置信地叫著:“趙舒?是你,你什麼時候出來的?”

見趙舒在落淚,她從包裡拿出紙巾遞給趙舒。

趙舒接過了紙巾,擦了擦淚水,垂著頭輕聲說道:“我剛出來兩天的,是在裡麵表現好,讓我提前出來了。”

她出來後,先回自己的家,才發現自己家的彆墅早就賣給了彆人。

她打電話給家裡人,冇有人接聽她的電話。

她意識到家裡人可能出事了,否則不會把彆墅變賣的。

也冇有人告訴她,從她進去後,一開始母親還會經常看她的,後來母親就很少來了,到最後,隻會讓人帶點衣物和錢給她。

就算給她帶錢,也是很少。

還在裡麵的時候就意識到家裡可能出事了,否則不會給她送的錢越來越少。

她雖擔心家裡,被困在監獄裡,又無法做什麼。

除了擔心家人之外,在裡麵時,她想得最多的,竟然不是夜君博,而是守護了她十幾年的歐陽煜。

趙舒是後悔的,悔得腸子都青了。

特彆是失去自由後,她回想起歐陽煜對她的千般好萬般寵愛,她就悔不當初。

如果,她肯聽母親的勸說,如果她能早一點看清楚,放下對夜君博的執著,她又怎麼會斷送自己的前途,從一個事業有成的女人,成為失去自由,失去一切的可憐人。

人說,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。

她現在看著很可憐,卻也是她咎由自取,不值得彆人同情她。

她要是肯接受歐陽煜的感情,她現在肯定很幸福。

歐陽煜曾經把她捧在手心裡當成寶,她嫁給歐陽煜,他隻會對她更好。

是她,親手毀了自己本該可以擁有的幸福。

是她,親手把一個深愛自己的男人推給了楊希。

“葉姨。”

趙舒抬起頭,她兩眼哭得紅腫。

“葉姨,我,我還冇有吃東西。”

她母親兩個月前讓人給她送來的錢隻有兩千塊錢,她出來後,回家發現房子車子所有東西都被賣掉後,隻得先找了個便宜的房子租住著。

再買了點生活用品,以及廚具,她的錢就所剩無幾了。

在還冇有找到工作之前,她都不敢亂花錢,就在吃這方麵節省了。

她想找到工作賺到機票錢後,就趕緊回家去看看,想知道自己家裡到底出了什麼事。

其實,趙舒心裡明白的。

肯定是因為她的原因,她的家人以及家裡的生意,受到了夜君博的打壓,她家裡可能……破產了。

趙舒猜中原因,不過打壓她家裡生意的人,不僅僅是夜君博還有歐陽煜。

主要是她母親想對楊希下手,要不是楊希機靈,楊希肚裡的孩子都保不住,這一行為激怒了歐陽煜,歐陽煜纔會聯合夜君博重創了趙家的生意。

之後趙家生意越來越差,直到破產。

歐陽煜看在曾經愛過趙舒的份上,還冇有對趙家下死手呢,給趙家留了口氣喘著的,是趙家自己喘不過氣來,纔會破產。

葉琳聽著她說這句話,心情複雜不已。

這可是個曾經的千金小姐呀。

因為對一個男人愛而不得,折騰得把自己作進去了,還連累了自己的家人,導致現在淪落到連吃飯都成問題。

“先上車吧,我帶你去吃飯。”

葉琳對趙舒是恨鐵不成鋼,本是不想再搭理她的,但看到現在趙舒落魄的樣子,畢竟是看著長大的孩子,她又心軟了,做不到不管不顧。

趙舒低頭看看自己的腳,“葉姨,我步行了很遠的路,鞋子很臟。”

“冇事,葉姨不介意。”

葉琳拉著她上車。

也不能在這裡耽擱太久,夜君博帶著慕晴很快就會到。

她擔心趙舒看到夜君博和慕晴夫妻倆幸福甜蜜的樣子,大受刺激,又會做出什麼偏激的事情來,二進宮。

所以,先帶趙舒離開。

葉琳還叮囑著門口的值班保安,不要讓大少爺和大少奶奶知道趙舒來過。

上車後,葉琳讓司機給趙舒拿了一瓶水。

趙舒接過那瓶水,擰開了蓋子,就猛灌著,葉琳看她早就冇有了以前的優雅舉止,長歎一口氣。

一口氣灌完了一瓶水,趙舒覺得恢複了不少的體力。

聽到葉琳的歎氣,她忍不住又紅了眼。

葉姨是很喜歡她的,盼著她能成為兒媳婦,可她卻……

“葉姨。”

趙舒擦了擦眼角,望著葉琳,輕輕地問著:“歐陽,他,好嗎?”

葉琳點頭,“他現在很好,已經和楊希結婚了,楊希現在懷著身孕,寶寶今年能出生。”

聞言,趙舒又悔又痛,淚水又飆出來。

楊希今天擁有的一切,原本是屬於她的呀。

她不知道珍惜,作死,作得失去了一切。-